重生之最佳再婚

  • A+
所属分类:鲷鱼杂谈

徐静不才二十五岁吗?

二十五岁的女孩是什么样的?

她们穿着干净整洁得体的衣服,或扎着利落的马尾,或梳着可爱的丸子头,就算没有化妆的习惯,她们也会画个眉毛、拍个粉底、涂个唇彩,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积极向上、朝气满满!

而镜子里的女人体型发胖,长发凌乱不堪,天气都已经暖和了,脸上惊人皴了一层皮,最让人恶心的是眼角堆着眼屎!

右脸上的指印让这个本来就邋遢的女人,显得更加令人厌恶了!

徐静啊徐静,放下镜子,她深深的叹了口气,我要是乔宇打你都是轻的!

看来回到二十一世纪是不可能了,她没得选,只能以徐静的身份活着,她只能接受这个年代,接受有关徐静的一切,包括她那劣迹斑斑的过去以及看不见的未来!

深吸一口气,徐静思撸起了袖子,先把摔碎在地上的麦乳精扫起来,一边扫一边可惜,在她小时候,这可是渴望不可及的东西啊!

那会有人送了奶奶一瓶,舍不得给她吃,每次奶奶不在家,她都偷偷的拿着筷子蘸一点…...后来她终于有钱了,也喝过各种美味的饮品,可总是觉得没有那时的麦乳精香甜!

清扫了麦乳精,拿了垃圾桶先收了垃圾,玻璃罐子、瓜子壳、包装纸、用过的废纸.......满满一大桶,把房间里的物品归置的整整齐齐,又把脏兮兮的碗筷、茶缸、饭缸都放进了盆子里端到楼道里唯一的洗漱间洗干净,回来整整齐齐的摆在架子上,最后粗暴的将脏兮兮、油腻腻的床单、枕巾扯下来塞到盆子里.......

忙活了一大通,徐静思也出了一身的汗,身上头上散发出一股怪怪的味道……也不知道这个徐静有多久没洗澡了!

壶里一点热水也没有,这个女人真是懒到家了,在乔宇家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使劲的折腾乔家的人,来了荣宁市没有人伺候她了,要么去蹭吃蹭喝,要么就凑合,一次热水也没烧过!

徐静思只能先去烧热水!

这好像是一个建了一二十年的筒子楼,楼道里乱七八糟,到处被堆的满满的,做饭用的炉子、碗柜、等各种杂物,中间留的空隙也只能通过一个人!

徐静思住的这间屋子门口也有炉子、炭、水壶还有锅什么的,这都是刚来的时候乔宇弄的。

炉子旁边的桌子下面放了两个箱子,一箱子引火的碎木头,一箱子炭,上面都长了蜘蛛网了。她拿着扫把简单的扫了扫蜘蛛网,然后抓了两把碎木头扔进了炉膛内,划着火柴点着,可是木头再碎也没那么好点,一连划了三根都没有点着。

徐静思堆在炉子边上急的汗都冒出来了,想了想,她起身去屋里,拿了一团卫生纸出来,先点着纸再点木头,渐渐的有了火苗了,可烟也大……

“谁家点炉子啊,这么大的烟!”随着一个声音,裴大明的老婆王桂芝从屋里蹿了出来,一见是徐静思在点炉子,呵呵一笑,“呦,变天了啊!”说完了,砰的一声,关了门进屋了。

徐静思尴尬,刚才干活的时候自己的记忆跟徐静混乱的记忆她都理清楚了,乔宇跟裴大明关系好,想当初王桂芝对徐静也挺热情的,但是相处了两天,王桂芝便发现徐静这个人不可交。去她家蹭吃蹭喝不说,连她孩子小宝的点心都不客气的给吃了。

没两天王桂芝便不欢迎她了,后来因为徐静偷吃她们家炖的大腿骨,被王桂芝狠狠的骂了一顿,再也没有搭理过她!

回想起徐静的所作所为,蹲着的徐静思,脸慢慢红了,太无耻了,真是太无耻了!

火慢慢的升起来了,炭也渐渐的变红了,徐静思悄悄的吐了口气,幸好这是她小时候常干的活,从六七岁她就慢慢的开始学着生炉子了。因为她是个女孩,被送到乡下的奶奶家生活,奶奶也不是很待见她,她从很小就学着讨好身边的每一个人……

终于长大了,工作了,有了不错的工作,收入也是不错的,摆脱了小时候的困境,她终于能松口气了……没想到,却又来到了这里!

徐静思苦笑,电视、电影上的穿越重生之类的,都是自带福利的,她倒好一点福利都没有还得苦逼的在这里点炉子,点炉子也没关系,有钱也行啊,她翻遍了徐静的口袋,一分钱都没有!

讲真,徐静来了荣宁市之后,给乔宇真的要了不少钱,但她都把钱花在了吃上不是去吃馆子就是去副食部买零食,没花在其他地方一分钱!真是服气了!

趁着现在还没下班,家家户户的门还锁着,徐静思烧了一大壶水,跑去整个楼道唯一留出来的洗澡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洗了个头。

真没见过这么邋遢的女人,光头发洗了四遍才洗干净,不过徐静头发的发质可真好,油黑发亮的,而且也长,都到腰际了!

徐静的这一头飘逸的长发让徐静思的心情好了一点,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不是?

一直在忙碌短鲷蹭木头,肚子里也开始咕咕叫了,楼道里也传来乒乒乓乓的热闹的做饭的声音。

徐静思叹了口气,起身准备做饭吃了,除了接受、努力的改变现状,还能有什么办法?

徐静又懒又馋,在她的脑海中来这里一个月了没做过一顿饭,架子上剩下的那点面条、两三斤大米还是之前乔宇剩下的。

徐静思想吃点咸的,她找了找油盐酱醋的倒是还有一点,哪怕只吃个葱花炝锅的面条也成,可惜只有面条,没有葱花!

看了半天,她发现了一个快吃完的盛着麻汁的罐头瓶子,打开闻了闻,她不由得面露欣喜,还能吃,太好了,那就将面条煮了,做个简易版本的热干面吧!

徐静思迫不及待的拿了面条出去,幸好她已经打了一桶水,不必再经过楼道,在众目睽睽之下再去盛水了,她将炉火弄的旺旺的,然后将锅子里放上凉水蹲在了炉子上。

看着火苗舔着锅底,徐静思的心情美美哒,虽然到了这个物质条件极差的八十年代,她依旧觉得庆幸,如果真的死了,那才叫糟糕呢!

她将小桌上的案板刷的干干净净的开始调制小料,这就是作为一个吃货的好处啊,只要想吃,完全会做!

正在做着,旁边挨着住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刺啦’的爆锅的声音,然后是炒肉的香味,徐静思吸了吸鼻子条件反射的转头看去,隔壁身量苗条,烫着时髦大波浪卷发的何老师,穿着干净清新的围裙,正拿着锅铲翻炒着肉块,看样子是在做红烧肉了.......好香啊!

徐静思不由得舔了舔嘴唇.......

隔壁的是联系销售的于森,他媳妇是工厂子弟小学的老师,双职工就是比一个人挣钱的日子好过短鲷蹭木头,他们家经常不是炖鸡就是炖鱼要么就是炖肉,同样的,徐静还掀过人家的锅盖!

何老师可能感觉到了看过来的目光,转头看过去……徐静思连忙收回了目光,即便是如此,何老师的脸还是一下子拉了下来,转身进屋喊道,“于森,你出来做饭。”

徐静思尴尬的低下了头!

徐静来的第一天,瓜子皮嗑了一楼道,何老师看不惯说了她一句,结果她逮着人家骂了半个小时。

佩服死徐静了,做人能到这份上,也是个本事!

“M的,谁再偷吃,我把她爪子剁下来!”于森人没出来,倒先骂上了!

徐静思自知徐静道德品质差,从前做了不少不长脸的事情,她本不想理会,谁知道于森出来之后接着又道,“穷山恶水出刁民,像这种寄生虫就不该让她进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