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丸、榄仁叶在野彩与埃及缸的对比实验(转载)

  • A+
所属分类:鲷鱼杂谈

草泥丸、榄仁叶在野彩与埃及缸的对比实验(转载)

因为野彩与埃及仙的原生地水质都偏酸性,所以小弟一直怀疑草泥丸与榄仁叶降酸后的水质饲养这两种鱼比较好,于是近期做了对比试验,考虑不周之处,请大家指点。

一、两缸状态良好的埃及,每缸8只,缸的尺寸:40*40*30,鱼:肉身5公分左右

因为考虑埃及过水较难,所以全都裸缸并用PH为6.5的RO水,B缸放了一大把JBL的草泥丸,A缸放入已经使用过一段时间近于腐烂的三张大叶榄仁叶,以鱼入缸隔五日状态为对比。

第二日起测:A缸PH6,B缸不变,第六日A缸PH5.5,B缸PH6稍多,德彩的试剂黄色越浅PH越低,考虑到叶子有黄水的效果,所以试剂可能结果不太准,PH变化不大。

第十一日:A缸PH5(裸缸PH变化大),B缸PH6稍深,估计在5.8左右。

第十六日:A缸测试比5还要浅的颜色!B缸仍保持上次的值。

结论:草泥丸降酸较快,裸缸可以降到5以下,榄仁叶降酸缓慢,且作用没有草泥丸强烈。用量不大时很难降到5以下。

A缸埃及状态一直良好,但有一只埃及在第八日时嘴唇处长了白毛(外部感染),第九日停止进食,第十一日下午驾鹤西游。另两只埃及在第五日即鳍条烂,其中一只直第十二日死亡前锗条差不多全部烂掉,另一只下日本黄粉治愈。解剖两死鱼内部发现均无异常。

B缸埃及状态一直良好,但第十二日上午有一只埃及停止进食,经常浮到水面呼吸,第十五日清晨平放水面浮浮沉沉,偶而立游然后又歪倒死亡。解剖发现该鱼鳃出现了近期鱼友所传的全黑现象。

结论:

1、埃及确实比较难养,尤其是定水难,一旦停止进食即死亡迅速。A缸的草泥丸降酸效果良好,埃及状态能够保持。但在细菌存在而入缸时免疫力降低的情况下,极易因为外部感染死亡。众所周知,埃及的内部感染基本上是只能等着收尸体了,以前所进的埃及很多内部感染死亡的先例。而这次试验中没有发生内部感染,大部分埃及都生存了下来。很可能是酸性环境对于细菌有一定的抑制作用。野鱼一定要尽量保持酸性环境!!!

2、埃及死亡后鳃部变黑,说明了该鱼是由于缺氧死亡。如果是鳃虫或入缸后期影响因素,其它的埃及也应该出现这种现象,而这条鱼生存到第12日才开始停止进食是不合理的,早应该死了。最后断定:该鱼入缸时即带有鳃部疾病,但不致于死亡,但随着生长鳃的负担增大,最后导致其它器官缺氧衰竭(不能立游是明显的多项器官衰竭)而死。挑鱼的时候,发现有呼吸快慢不一,游动姿态不自然,停在缸的下部或水面的埃及一定不要挑,因为这种鳃病在野生环境可能不致于死亡,但经过长途运输后,足以成为绝症!!!

3、验证了榄仁叶酸水作用不是很强,如果想只靠榄仁叶降到PH4.2左右二线短鲷繁殖的环境是相当困难的。但它的确有大米鲷庐所提出的抑菌作用!直到目前已经30余日,用草泥丸的那缸埃及反复出现细菌感染情况,而用榄仁叶的那缸埃及都顺利定水完毕,前后无一只出现新入缸埃及所常见的新烂鳍条、口唇生白毛等外部感染现象。严重怀疑榄仁叶是埃及转水过程中所必备的,在此强烈建议饲养埃及的同学在进鱼转水过程中下几片榄仁叶子!!!

二、两缸状态良好的蓝彩,每缸2只,缸的尺寸:60*60*50 鱼:肉身10公分左,草泥丸与榄仁叶用量与上相同。

PH值变化略同于埃及缸的情况,但B缸PH值下降稍快,可能是水体大,叶子将水染色效果没有埃及缸明显所以试剂显色更准确的原因,第28日时A缸的PH已经测不出了---比德彩最黄的一格(PH5)还要浅,B缸还是水色略深,大致在5.5~6之间,但肯定不会低于5.5,验证了埃及缸试验的复现性。

鱼:很不幸,B缸一只才入缸的彩即被我碰伤了鳍,第二日始有白色粘液状物附在鳍上,估计是菌体感染,但考虑到野鱼抗药性差,不到最后关头我是不下药的,所以留缸继续观察。A缸彩正常。A缸彩第十日始有一只鳍条边缘出现白毛,第十五日始另一只也开始出现类似情况,下了点日本黄粉,继续留缸观察。B缸伤鳍的那只彩竟然在第十日不治自愈!另一只彩一直健康正常。因为野彩的过水容易些,所以第十六日始开始用大缸(草缸)水过到检疫缸内,每天两大茶缸的份量。第十七日由于A缸的PH过低,我怕伤害了彩的鳃,兑入了点RO水,大概1/4,同时坚持下黄药,可是鳍条的感染坏坏好好,一直到23日才痊愈。第25日在A缸的彩身上发现外寄附着迹象!因为外部感染不敢同时用药,只好忍耐。B缸彩的外寄在第19日就开始出现,估计是吃好睡好过于健壮的原因,细菌生长又被抑制短鲷擦身,鱼长的快,虫长的也快。。。奇怪的是到今天为止,A缸彩已经明显被外寄所困扰,经常擦身或急游,B缸彩居然无明显异常。另外A缸的彩可能因为前期药物和疾病的原因,颜色有些黯淡,怕人,换水时非常胆小,有惊扰时会神经质的撞缸。B缸因为叶子的原因,水已经变成了半茶色,鱼好象比较适合这种有点自然色的水,游动自在,用二极管手电观察时颜色鲜艳,背鳍高高立起,换水时即躲在树叶后面静静不动,过一会儿又出来追人讨食了。我一个月多内短鲷擦身,B缸只换了三次少量的水,A缸换了五次,现在两缸的水已经差不多都转成草缸水,准备入大缸,鱼均无异常情况。

结论:

1、野彩对PH值要求并不是很苛刻。这种鱼因为体形肥厚粗壮,比较耐药,在A缸我先后下过黄粉和甲基蓝(正常用量的2/3),都没有明显不适。可以说,这是一种先天底子好的鱼,和体形单薄的埃及仙比起来,能吃能睡的野彩更适合一般玩家饲养,正常情况下很难养死,只要转水成功,调理得方,硬度升高、转成PH为7的水质也完全能很好的生活。

2、榄仁叶对于保持水质有明显效果。水温30-32度左右时,A缸的残饵较快发白毛,B缸的残饵快一周还保持原状,但后来不见,估计是被虾吃掉了。抑制细菌能够间接保持水质不恶化,从而达到了少换水的目的。接近自然色的B缸水中生长的彩明显发色艳丽,游动自在,可以想象,我们越是创造接近原生环境的水质(不仅仅是PH、导电、蛋白、NO2含量这些东西,还有水色),彩越是能够生长的漂亮,而我们所做出的努力,就为了让鱼儿能更好地生活在人工环境里所付出的一点点牺牲。

3、B缸的鱼至今有五十多天了,外寄已经肉眼可以观察得到,但还保持着出奇的活力,A缸彩外寄明显后就有点不自在了。联系健康的野生彩从原生地捉到后大部分身上都附有外寄,却终生不会影响到它的生存太大,但在人工的水族箱内就会因为生态失衡严重影响生存的事实,我认为榄仁叶似乎有种平衡水族箱环境的作用:因为寄生虫身上也有危害它的病毒,在水族箱内这种病毒如果不能生存,寄生虫就会越长越大,或者使水族箱内出现它的这种天敌,或者提高鱼的健康活力,使“小痛不成为大痛”,到底是哪点原因导致的呢?这个问题,有待于各位高手继续试验解 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