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男子3年没养死过宠物鱼,却因小疏忽团灭22条鱼,真相很沙雕

  • A+
所属分类:鲷鱼杂谈

今天很开心,请容许我讲一个不开心的养鱼故事

对不起,我就是鱼和熊掌已经兼得的哗仔。

昨天傍晚,哗仔和一个鱼友通了一个电话,令我意外的是,我听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故事,一个特别沙雕的养鱼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幸运儿”短鲷刚出生死,是一个被幸运女神暗恋三年的男人。

根据他的描述,他已经连续养鱼三年了,但是从没经历过一次鱼病的情况,也就更没经历过死鱼的状况了。

哗仔给至少一千个鱼友做过免费答疑,不得不说,向他这样的神奇案例的确不多。

难怪他的网名叫“幸运儿”,看来起个好名字还是非常重要的。

可惜啊,幸运女神不会总是垂青同一个大老爷们儿。

2019年1月1日零点20分19秒,当他沉浸在跨年晚会的欢乐节奏中的时候,他的观赏鱼很调皮地病了。

本故事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起码有90%的内容是真实发生的,请宠物鱼玩家不要对号入座。预计阅读218秒。

震惊!鹦鹉鱼起白点啦!

时光倒流30天。

2018年12月初,幸运儿听信小人奸计,开始在鱼缸里定期投放黄粉,美其名曰“防病防疫”。

大半个月过去了,水色发黄的情况愈发的明显,幸运儿越看心情越不美丽,于是他干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大规模换水。

熟悉养鱼的朋友都知道,大规模换水有可能造成水质波动,主要是水温和酸碱度的波动。

而水温的骤变和酸碱度的骤变是有可能引发一个令人恶心的后果的——爆发白点病。

终于,他的22条鹦鹉鱼还没来得及欣赏新年的第一缕曙光,全身就被白点点强行霸占了。

对于一个正常的鱼友来说,对付白点病是一个养鱼人的基本素养,应该是手到擒来的。

要么,我们可以采取物理疗法,升温到30度,然后持续一周;要么可以下药,只要科学用药,也是没问题的。

可是,我们的“幸运儿”同志不是正常的鱼友,他是被幸运女神暗恋三年美男子。

在过去的三年里,他就没见过白点病。

震惊!鹦鹉鱼惨遭主人毒杀

既然鹦鹉鱼病了,自然是要治疗的,于是幸运儿来到了当时卖给他鱼缸的那家鱼店,向他心目中的养鱼大神求教。

水族店老板可是一个千年一遇的大善人。

经过简单询问,老板递给幸运儿一个纸条,然后对幸运儿说:去药店买这个药吧!第一天用四片,两天后再放两片,再过两天再放一片。

幸运儿感激涕零,在向老板道谢之后,便驾驶路虎奔向药店。

药店的小姐姐活像天上的七仙女,看幸运儿推门进入,便热情地问:先生,您需要什么药?

幸运儿斩钉截铁地说出三个字:肠虫清。

肠虫清的主要成分是阿苯达唑,是一种人药,近几年也出现了水族用的阿苯达唑。

阿苯达唑的正确使用方法:每100升水放八分之一片。

幸运儿的鱼缸总水体大小是300升,也就是说,他实际需要的是八分之三片,不到半片。

新年新气象,在这个普天同庆的美好日子里,幸运儿向鱼缸投下了4片肠虫清。

你没看错,是四片!

你真的没看错,真的是四片!

你绝对没看错,真的有人敢往自己鱼缸里一次性丢下四片肠虫清!

在过去三年里,他没用过除黄粉以外的任何鱼药。

2019年伊始,他亲手毒死了自己心爱的鹦鹉鱼。

再次提醒大家一件事——幸运儿是一个被幸运女神暗恋过三年的美男子。

震惊!一步错步步错!

次日,幸运儿饲养的22条鹦鹉鱼死掉了12条。

值得庆幸的是,还有十条活着呢!

虽然状态不好,但是也还有挽救的机会。

此时此刻,他最应该做的事是赶紧大规模换水。虽然在平时养鱼的时候不可以大规模换水,但是在鱼缸里充满毒药的时刻,换水带来的坏处远远小于毒药带来的坏处。

两害相较取其轻。

然而,幸运儿不是这么想的,他再次返回了那家水族店,再次请教那个“知识渊博”大善人。

大善人依然热情地接待了他,并且告诉他:你赶紧放盐啊!

幸运儿感激涕零,在大善人的店里买了盐粒儿,回到家,如天女散花般的将盐粒洒向已经挣扎在死亡边缘的鹦鹉鱼宝宝们。

随着盐粒儿缓缓地下落,鹦鹉鱼流出了绝望的泪水,鱼缸水位悄悄上升了一毫米。

当然,幸运儿此刻正沉浸在漫威英雄的自我人设当中短鲷刚出生死,是不会注意那巨大的“一毫米”的。

在随后的十天内,又有十条鹦鹉鱼陆续陈尸缸底。

只有两条鹦鹉鱼倔强地披上了黑纱,用怨毒的眼神注视着这个曾经爱护了自己三年的人类。

那只大一点的鹦鹉鱼对小一点的鹦鹉鱼颤抖地说:他,他,他真的不爱我们了么?

小鹦鹉鱼啜泣着说:他真的爱过我们吗?

此时此刻,幸运儿有气无力地瘫坐在沙发里,对着鱼缸说:你们难道不爱我了吗?为什么都狠心离我而去?

话音未落,天上响起一声炸雷!

轰隆隆——咔!

只见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拨开雾霾,伸出右手比了一个心,用稚嫩地声音对幸运儿说:去找哗仔啊!去找哗仔啊!去找哗仔啊!重要的事,我只说三遍。

幸运儿恍然大悟,赶紧上网,开始搜索“哗仔”两个字。

数日以后,仅存的两条鹦鹉鱼也含恨酒泉。

再过数日,哗仔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进行了超过90分钟,我听到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幸运儿的养鱼故事。

在这个电话的最后时刻,幸运儿向哗仔问了一个问题:什么是硝化细菌?

强调一下,幸运儿在和哗仔通电话以前,完全没听说过“硝化细菌”四个字。

哗仔很无奈地回答了他所有的疑问,并给了他应对方案。

2019年1月30 日,哗仔决定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于是有了这篇文字。

通过这次奇遇,哗仔学习到了三个宝贵经验。

第一,真的有人可以不学习任何养鱼知识就可以把鱼养好,起码可以养三年;

第二,在这三年里,幸运儿一直觉得自己是养鱼的天才,觉得养鱼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觉得那些号称养鱼很难的人是在危言耸听;

第三,鱼缸里的鱼偶尔生个病或者死一条,不完全是坏事。

哗仔相信,幸运儿的故事,还会继续,就在你我的身边。

哗仔相信,幸运女神是个喜欢移情别恋的家伙。

哗仔相信,幸运儿会在2019年更加幸运。

可是,幸运儿真的可以幸运一辈子吗?

敬请关注简书哗仔说鱼,带你明明白白玩转观赏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