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萌宝腹黑妈

  • A+
所属分类:鲷鱼杂谈

白璃月紧皱着眉头,组织都开始行动了,这说明,这枚龙纹扳指非常重要。

而且超乎了她的想象。

不然,不是大任务,特工组织不会派这么多人出动。

“知道了,我会配合的。”

她无法拒绝。

暗影看着她纠结的神情,柔声道:“放心,你只用配合我们就行,我不会让他们重伤到你的。”

“嗯。”

白璃月倒不担心这些,加入特工组织后,受伤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只是,她心里,居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暗影微微低着头,朦胧的夜色里,白璃月白皙光洁的皮肤依旧格外清晰,整个轮廓都显得更加美丽动人。

暗影轻声呢喃了一句:“等你自由了,我也会退出组织。”一秒记住http://m.lingdianzww.com

“你?为什么?”

白璃月抬眸惊讶的看着他。

组织是没有退出可言的,除非死,或者,付出巨大的代价,白璃月这种,算是老大格外开恩了。

暗影珉唇一笑,笑得魅惑又神秘。

他并未回答白璃月的话,纵身跃到飘窗上,顺着飘窗上的绳索离开了白璃月的房间。

屋子里,瞬间变得一片寂静,仿佛谁都没来过一般。

白璃月睡意全无,坐在床边抬头看着窗外,她心里祈祷着:希望赶紧完成任务龙纹短鲷咬唇,早点回去和宝贝们团聚,她真的不想再过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了。

在床边坐了一个多小时,白璃月才有些困意,钻上床盖着被子准备睡觉龙纹短鲷咬唇,刚合上眼,门口传来“嘶嘶”细小的声音。

她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对这种声音特别敏感。

黑暗中,她赶紧有什么东西离她越来越近。

白璃月按开床头的台灯,就看到床上扭上来一条蛇,正吐着信子盯着她。

再看地下,一条,两条…让人头皮发麻。

白璃月呼了一口气,喃喃道:“原来是这玩意,还以为又有什么人溜进来了。”

说着,她利索的躲闪开正向她伸过头的蛇,若她没猜错,这种毒蛇,只有深山老林才有。

她滚下床,从包里掏出几根银针,大手一挥,每一根都精准的扎到了蛇的七寸。

地上的蛇顿时一阵乱扭,像发狂了一般。

房间里出现了蛇,而且还不止一条,这绝不是偶然。

白璃月思绪了一下,刚才这蛇都是从门外的方向钻进来的,这就是说明,门外有人?

白璃月想都没想,直接从窗户爬了出去。

果不其然,大半夜的,白以柔房间的灯还亮着。

白家的房间窗户离得并不远,所以,白璃月借用专用的铁钩绳索,很快就爬到了白以柔的窗前。

白以柔的屋子里,似乎还不止一个人,很快,里面传来了白以柔焦急的声音。

“怎么样?放进去没有?”

“放了,小姐,这些都是我下午去郊外农户那里买的毒蛇,那人都说了,剧毒,她就算不死,被轻轻咬一口,也得休养个把月。”

“很好,去睡吧,明天,等着给那小贱人收尸。”

白璃月不由得唏嘘了一声。

这何娟母女真是恶毒,下午还一副不知道对她多好的样子。

晚上居然想让毒蛇把她咬死,她到底是什么妨碍到她了?

“想让我被咬死?呵呵呵…”

白璃月勾起唇角,笑得邪魅又冷冽。

随后,她回了屋子,把已经半死不死的毒蛇都装进了袋子里。

趁着白以柔的房间关了灯,把这些蛇全部从窗户口,丢进了白以柔的房间。

此时,白璃月已经回到了自己房间。

“白以柔,害了晚晚,害死了爷爷,如今还想害死我,呵呵,今晚,你就和蛇宝宝们好好玩吧。”

白璃月笑了一声,从包里掏出耳塞塞进耳朵里。

她可不想一会儿因为白以柔被吵醒了美梦。

几分钟后。

白以柔的房间就传来了杀猪般的嚎叫。

顿时,白家别墅的灯悉数亮起,保姆仆人,白建国夫妇都穿着睡衣赶紧去了白以柔房间。

房间里,白以柔的脚被毒蛇咬了一口,她正在房间撕心裂肺的喊叫着。

白建国和何娟进去一看,吓了一大跳,何娟赶紧吩咐家里的两个仆人。

“快,快把这些蛇都弄走!”

仆人们看着这情景也是惊得不行,赶紧拿来棍子驱赶着这些东西。

“妈妈,快把这些东西弄走,我好疼!”

白以柔缩在墙角,露出的脚踝可以清楚的看见被蛇咬的印记,印记旁都是青紫的。

“以柔,你放心,马上就好了,李嫂,快,去找个医生过来!”

何娟惊慌的看着墙角的白以柔,却不敢过去,只是神色慌张,这些东西,不应该是在白璃月的房间里吗!

十几分钟后。

这些蛇终于被仆人弄走,何娟赶紧冲了过去。

“以柔,宝贝女儿,你怎么样!”

白以柔唇色发紫,腿部已经有瘀血,何娟慌神了,她知道,这蛇可是剧毒。

此时,白以柔全身哆嗦,连话都说不清。

“妈妈,救,救我…”

“以柔,怎么回事!你房间怎么会有蛇?!”

白建国也赶紧走了过去,有些慌了神。

白家别墅虽然不在正市区,可也并不偏僻,怎么会出现那种东西,而且还四五条一起出现!

对于何娟母女的计划,白建国并不知情。

“建国,别说这么多了,这蛇有毒,我们女儿的命要紧。”

白建国看着白以柔的样子,也不管只穿着睡衣,直接蹲下身就背起了白以柔,就往外面冲了下去。

白家别墅外,救护车响起…

白家的人,都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

白璃月披着外套从楼上走了下来,虽然她不喜欢这一家人。

可是刚才,白建国紧张白以柔的样子,让她知道了,原来世界上还有父爱这个东西。

这一刻,她居然有些羡慕白以柔。

她从小,除了外婆,就是爷爷对她最疼爱,父母的爱,她从未感受过。

白建国,哪怕稍微对她好一点点,她都愿意承认他这个父亲,可惜,他不愿意。

白璃月也不需要了。

她缓了缓神,白家如今一个人都没有,一片寂静。

趁着这个机会,白璃月进了爷爷的房间。

那保险柜的位置,她上次没有找到,这次,她难得有机会过来,所以,她得一探究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零点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