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野

  • A+
所属分类:鲷鱼杂谈

第三章

衣服被撕开,南絮早已在打斗中失了力气,她挣扎着,终究败下阵。

军用背心被扯下肩头,露出白皙的肩头,腰带被扯开抽了出去,她大叫:“放开我,放开混蛋……”

她再强,也是个女人,她不怕死,但怕这样的遭遇,她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紧抓着衣服不让他靠近,她倔犟的眼底霎时腾出一片薄雾。

“混蛋,放开我,别碰我,畜生短鲷咬唇打斗,你们不是人,放开我……”她不停的吼着,吼出被抓后所有的委屈,她倔犟的不让眼泪掉出来,晶莹的眸子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齐骁微眯着眼舔了舔唇,曲膝控制她,双手控制住她的手,欺身凑近她,“叫,大点声,我喜欢。”

她闭紧双唇,不让叫声从唇瓣泄出,齐骁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不叫,那就继续……”

他话落,一口咬上她的肩膀,钻心的疼和屈辱感,让她控制不住地尖叫出来。

南絮确实叫了,叫了很久,一边叫一边骂,嗓子都快哑了。

然而她发现,齐骁除了粗鲁地控制住她,却没对她进行下一步。

齐骁起身点了根烟大剌剌的架着长腿坐在床边,拿着手机在看什么,南絮缩在床角,防备着他。

她没明白,他什么意思,动她,确实动了,但却没做下一步,要说他有问题是不可能的,可他却什么也没做。

好像猜到她的心思,齐骁看都没看她直接开口:“女人还真没劲。”

南絮原本紧绷的肩头明显松懈下来,他真的喜欢男人?

果然,天无绝人之路。

可是不到半个小时,她又对刚刚的判断产生怀疑,齐骁再次欺上来。

“叫得好听一点,别跟杀猪似的。”

南絮抽不出手,不然真想掴他一巴掌。

南絮被他就这样折腾两次,嗓子彻底哑了,喉咙干得冒烟,身上所有利器一个不剩,齐骁出去前,警告她,别做无谓的挣扎。

她扶正背心肩带,周身骨头带肉都疼得要命,这时敲门声响起,然后门被推开,玉恩探出一个小脑袋,见她坐在床上,便走了进来。

她手里端着一杯水递给她,南絮接过来,她闻着杯子,玉恩知道她想的是什么:“放心,我们这里没有毒品。”

南絮试了一口,确实是白水,便一口气喝光整杯,她从上午被抓到现在已经是深夜,没沾一滴水,刚才嘶吼又打斗,嗓子早已火辣辣。

玉恩看着她身上的片片红痕,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南絮猜到此时自己身上会是何等的难堪。

玉恩出去后,她把目光转向窗外,判断时间应该是夜里十点左右,她不知道齐骁是否再回来,她坐在窗边闭目,心里酸涩难挡,爸爸知道她出事一定倍受打击。

母亲三年前因病去世,爸爸年事已高,她不知道自己能否逃出魔窟,进了这里,想出去,难上加难。

既然齐骁并未对她做出什么,那么她可以从他身上下手,虽然他警告她不许逃跑,但她一定会找到机会,看着外面端着枪巡逻的武装分子,逃,下下策。

眼下,齐骁是她唯一突破口。

齐骁半夜回来,南絮觉得他简直就是个变态,让她叫,叫得声音越大越好,激烈的惨叫回响荡在整座山林,树上扑扑腾起的飞鸟呼拉拉掠过,惊得绿叶沙沙作响。

齐骁就睡在他旁边,两人一张床,南絮黝黑的目光紧盯着他的侧脸,他就不怕她一掌劈死他?

她不会,因为现在,他是她唯一的活路。

天放亮,齐骁便离开了,她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她出不去,得不到任何消息,不知道郑磊的伤势如何,不知道爸爸是不是黯然落泪,不知道战友们会不会替她哀伤。

玉恩上来给她送早餐,洗漱的时候,她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还有肩头上被咬的那一块,已经结了血痂。

她拍了拍脸,让自己打起精神。

她把所有早餐都吃光,玉恩见她全吃光,又问她要不要,她说还要,一定要吃饱饱,保存体力。

齐骁这一晚没有回来,南絮一直观察外面的持枪岗位,东南西北四个哨岗均有人把守,大概一个时辰换一班,对面不远处是迪卡的老窝,她中午看到迪卡从那出来一次,看向这边,然后跟旁边人说着什么,又回了自己的地盘。

她看出迪卡与齐骁之间暗存的硝烟,不过暂时她没办法思考太多,这里地处深幽,重兵把守,逃出去的机率为零。

次日中午,听到楼下传来的汽车声,就见玉恩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安婀娜小姐,骁爷真的不在。”

然后就听到一个声音出来,她大概分辨出那句是滚开的意思,很快门被推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就站在门口,大波浪的长发,浓眉大眼,生得还是很漂亮,但她的眼神却是十分不善。

玉恩急忙说:“安婀娜小姐,骁爷真的不在。”

被称叫安婀娜的女人犀利的眸子盯着窗边坐着的女人,这个女人高材高挑,穿着特种部队的背心和军工裤,脚蹬作战靴,头发干练挽至脑后,还真是英姿飒爽。

“就是你,骁爷昨天要了你?”

她听说,连着三次,女人的叫声听得所有男人蠢蠢欲动,齐骁从不近女色,第一次,就是她。

南絮不清楚此人来意,但也知道准没好事,她进入警戒状态。

安婀娜冲身后人使了个眼色,进来几个男人要抓她,瞬间双方动起手来,安婀娜没想到,居然这个女人身手如此了得,几个男人都抓不住她。

她冲身后的人喊了一声,然后就见一个人递了把枪给她,她抬手照着南絮就开枪,南絮闪躲不急,肩膀被射中,但并不是子弹而是一管针剂,她暗叫不好,快速拔出仅有四五厘米长的针管捏在手里,一个回手猛的刺入面前的男人手臂上,然后一个健步直冲向安婀娜。

安婀娜没动,而是身后的男人直接挡到她面前,两人动起手。

这时,楼下传来声音,玉恩一听,急忙往外跑,很快齐骁上来。

那伙人见到齐骁,停下了手,安婀娜露出一个微笑:“骁爷你回来了。”

齐骁冷眼瞥向安婀娜,“谁允许你带人闯进我家,安婀娜,廖爷宠你,不代表你可以在我这撒野。”

安婀娜望着齐骁的眼底尽是爱慕之情,“玩玩就算了,迪卡哥哥说了短鲷咬唇打斗,这个女人尽早要处置的。”

齐骁睨了她一眼,“我的人由不得别人做主,下不为例,再来我这闹,别怪我不给廖爷面子。”

他说完,目光扫向几个男人,冷声道,“滚。”

安婀娜见齐骁真的生气了,她了解齐骁,真发起火来,她讨不到好。

她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女人,冲她挑了挑眉,下战书般的挑衅南絮收到了,她记下,一定要防备这个女人。

人离开后,齐骁把衣服往旁边一扔,才把目光转向南絮,硬朗的落唇微微一勾,知道以她的身手解决那几个不成问题,便也没多想。

可没过多久,南絮就觉得周身热得厉害,口干舌燥,她想要水,但屋子里并没有水,她不住地做着吞咽动作,很快,那热感越来越强,甚至,周身发麻,头昏,恶心,还有,热,很热,非常热……

玉恩上来时,就见南絮倒在床上,蜷缩着身子看起来十分难受,她不明就理,上前询问,“你还好吧,需要帮忙吗?”

南絮艰难的抬头,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拼命的在她身体里钻,血液沸腾,“水。”

她抬头瞬间,玉恩一惊,转身往楼下去,很快齐骁上来,就见南絮缩在床上,双手紧紧的掐着自己的大腿,听到响声时抬起脸看向他时,脸色潮红额头上全是冷汗。

齐骁目光一扫,瞥见墙角的针剂,眸光霎时狠戾迸出,紧抿着唇瓣,拳头攥得咯吱咯吱响,“居然敢动我的人。”

玉恩跑上来,把水杯递给过来,南絮抓着杯子,咕咚咕咚大口灌着水,水顺着下巴流到身上,瞬间湿了大片衣衫。

她扔下杯子,余下的水湿了床单,不受控制的手颤抖地划过胸前水渍,凉凉的,舒服,很舒服,可是还是热。

齐骁吩咐,“热水,美沙酮。”

玉恩急忙下去准备,很快小跑上楼,一边跑一边说:“来了来了,水来了。”

齐骁扶着南絮坐起来,把水送到她唇边,不停的让她喝。

“打进多少?”

南絮知道他在跟自己说话,“唔,不,不知道,我,拔得快……”她一句话说得不停的喘息,嘴巴不受控的抖动,也知道了自己眼下情况是为何。

身体里的感觉越来越热,越来越眩晕,她靠在齐骁的身上,感觉到他周身的寒意,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他身上靠。

他扣住她的肩膀把人推开,“你冷静点。”

“唔……”她难耐的哼出一声,然后像是瞬间回了理智,急忙从他怀里退开,可没消片刻又往他身边靠,手贴着他的胸口不停的狠狠的摩擦,恨不得摄取他身上所有凉意。

齐骁紧抿着唇,单手支开她的肩,把水递到她唇边,喝,一连五杯热水,她实在喝不下,他还在强迫她喝。

南絮急忙推开他,倒在床边狂吐,把胃里喝下的水全吐出来,然后被齐骁拎起来继续喝。

催吐了几次,再也吐不出来,就喂她吃下药,把被子给她盖上,南絮就这样直接昏睡过去。

冰毒掺水且注射剂量小,让她自身代谢出去,不容易产生戒断反映,正常代谢两三天也就差不多。

齐骁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手里夹着根烟抽。

大家知道骁爷今天心情不好,没人管吭声,不是大事绝对没人上来打扰他。

大概一个多小时,听到床上人轻声呢喃着什么,他靠近些,伸手探进被子里,然后下楼让玉恩重新再换一套。

南絮被折腾几次,直到夜里她才转醒过来,她看到窗边架着长腿的男人。

她支起身子,被子滑落,她急忙抓住盖回身上防止走光,什么时候脱的衣服她也不知道,忆起昏睡前的事,抬眼看向转过来的目光,两人目光相交,她神情复杂的望进他那漆黑的夜色眸子。

他,在帮她?

一时不知如何开口,末了齐骁冲她扬了扬下巴,她转头看过去,桌子上放着晚饭。

玉恩的衣服太小她穿不了,这里没有女人衣服,只能套上齐骁扔过来的短袖T恤,她坐在桌边,简单的吃了东西。

“诶,你叫什么?”

他的声音沉沉划破空寂。

“南絮。”

她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