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玩笔记】 卷贝之缘

  • A+
所属分类:水族杂谈

帝王灯和短鲷混养_短鲷混养灯鱼_短鲷灯鱼混养

短鲷灯鱼混养_短鲷混养灯鱼_帝王灯和短鲷混养

原创

==三湖|生活|鱼友==

最开始接触卷贝,是2015年在加拿大的时候。当时我刚毕业不久,在多伦多找了份工作,打算养一些宠物让租住的房子里有一些生机。征询了一下房东,告知凡带毛的宠物都不让养。思来想去,就选择了养鱼。其实说来也巧,本来是打算弄个草缸养一些灯鱼之类的,在网上闲逛查看如何让灯鱼持久群游,有人回答配以短鲷。短鲷是我之前从没接触过的鱼种,于是再查短鲷,结果无意间搜到了三湖慈鲷。于是东非裂谷三大湖的慈鲷就这样进入了我的视线,而当时翻阅了各大种属三湖慈鲷的粗略介绍,感觉卷贝的习性最合我意,尤其是斑马贝。

无奈的是,当时我初到多伦多,人生地不熟,寻找卷贝那更是难上加难。逛遍了各大宠物店和水族店(包括北美久负盛名的BigAl’s以及专门卖三湖慈鲷的Finatics)也没有找到心仪的斑马贝,最终只得选择了几条看得顺眼的岩栖。养了几个月,感觉岩栖华丽有余而稍显灵气不足。好在当时已经结识了几位前辈华人鱼友,在他们的指导下了解了一些大多伦多地区的养鱼论坛。在这里不得不多说一句,加拿大水族论坛的氛围真的非常棒,买卖区都是买卖的帖子,非买卖区绝不会出现出售或者求购的信息,而且海水区、淡水区、水草区划分的清清楚楚,每个区域讨论各自的问题或经验,也没有“大神”歧视“小白”的情况。

短鲷灯鱼混养_帝王灯和短鲷混养_短鲷混养灯鱼

话说回来,一次偶然的机会逛论坛的时候看到有个当地(其实大多伦多地区面积很大,包括多伦多市以及附近一些卫星城)的鱼友出售德系F1斑马贝,于是迅速联系定了10条,然后把岩栖低价出掉,与那位鱼友协商,互相驾车几十公里,在专卖三湖慈鲷的水族店Fanitics碰面。拿完了斑马贝,顺便在这家水族店买了6条棋盘凤凰,并扫了店里仅剩的三条黄帆天堂鸟。

说起来惭愧,最开始养斑马贝的时候,我缸里螺的数量是严重不足的。当地水族店的螺大概3-5加币一个,折合人民币大概16-17块钱。当时自己刚工作,不舍得花这么多钱,就找回国探亲即将返加拿大的朋友在国内帮我买了四十多个螺,千里迢迢带到了多伦多。说来也巧,这位卖螺壳的卖家也养斑马贝,后来成了我的朋友,也正是通过他,我认识的国内饲养斑马贝的知名人物——北京西直门礼露老太太。

短鲷灯鱼混养_短鲷混养灯鱼_帝王灯和短鲷混养

在加拿大养了大概有半年多的斑马贝,当时工作并不太忙。闲暇之余便会看看鱼,琢磨琢磨造景之类的,拍了照片视频也会发到贴吧和论坛,至今搜索百度和国外视频网站YouTube依然可以看到我当时的那口缸。可惜后来回国,那口缸连鱼带缸都卖了。据说我那缸斑马贝的后代现在已经在多伦多华人卷贝圈生根发芽。

加拿大的视频

回国之后短鲷灯鱼混养,在帝都寻了份糊口的工作,租了房子,一切安置完毕后,第一件事便是开缸准备养鱼。因为租来房子条件受限,只开了一口80*45*45的缸,后来没有忍住又开了一口35方缸。两年期间,这两口缸中,住过黑钻贝、钻石贝、黄金叮当、蓝眼贝、柴提卡太阳斑小丑贝、秦巴小丑贝、齐国马小丑贝、OB小丑贝、斑马贝、贝壳虎、游艇塔剑沙、M湖剑沙、奇顿巴双印剑沙、姆必塔尾斑二线凤凰、奔巴棋盘凤凰、栖贝型维多士凤凰、栖贝型坦波拉凤凰、黄翅燕尾、奇果马尖嘴蓝点狐狸等坦湖鱼种,当然还有礼露阿姨赠送的三条黄金胡子。

两年期间混迹于北京各花鸟鱼市和鱼友圈,托西直门礼老太太的介绍,结实了一大波在现实里能吃喝玩乐打成一片的鱼友,也认识了一些鱼商,不忙的时候也可以去他们店里坐下,哪怕不买鱼,只喝杯茶、聊聊天,也不至于被轰走。

短鲷混养灯鱼_帝王灯和短鲷混养_短鲷灯鱼混养

说回我那两口鱼缸,在开缸的第一个年头里也是几经波折。2016年冬天,80的缸里几尾剑沙收口,泡了几个疗程的大白片和甲硝锉都未见成效,当时心急之下全缸下了一剂猛药,导致缸内硝化系统崩溃,后来养水一个月左右才恢复过来(养水过程请戳),期间也损失了几条鱼。正是通过那件事情,导致我现在能不用药坚决不用药,如果必须用药坚决隔离使用。

再到后来,玩剑沙审美疲劳,将剑沙出掉之后又继续养起了斑马贝和凤凰。我一直觉得,卷贝和凤凰、天堂鸟是非常适合的搭配混养对象,只要能将缸内螺壳和岩石布置好,一个占据螺壳区域,一个占据岩石区域,很少会出现两者死斗的情况。目前我缸里斑马贝和棋盘凤凰都已成功自然繁殖,虽然鱼苗有些损耗,但也总会有存活下来的。本着自然繁殖减少退化的信念,这些鱼苗我从不隔离,只是让它们自然长大。而贝壳虎苗,则是一个不得不隔离的鱼种短鲷灯鱼混养,我感觉贝壳虎这种鱼的智商远不及卷贝及凤凰,小鱼苗一旦可以自由游动,亲鱼就不再照看,导致小鱼都变成了其他鱼的口粮。想想母鱼辛辛苦苦产卵,进进出出螺壳扇水半个月,我不忍心让它的后代全部沦为口粮,只好捞出来隔离。

短鲷混养灯鱼_帝王灯和短鲷混养_短鲷灯鱼混养

短鲷混养灯鱼_短鲷灯鱼混养_帝王灯和短鲷混养

在北京两年,经历几次反反复复,现在两个缸里的鱼分别是:35方小缸里12条贝壳虎,10野生2德系。现在比较拥挤,因为快搬家了,等搬家以后会把它们放到120缸里;另外一个80*45*45的缸里比较杂,15条斑马贝7德系F1,8野生;6条德系奔巴棋盘凤凰;1条德系二线尾斑凤凰;2条野生OB小丑贝;另有贝壳虎苗和凤凰苗若干。

短鲷灯鱼混养_帝王灯和短鲷混养_短鲷混养灯鱼

养了这么久的卷贝,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是一种看行为而不看外表的鱼,若说华丽,卷贝远不及马湖岩栖、孔雀、大马,也不如坦湖六间、蝴蝶、剑沙,但这是一种有智慧的鱼,它们小小的身体里,有着大智慧。随着自然的进化,它们巧妙地把鱼与螺壳这两件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联系到了一起,它们以螺为庇护所,在竞争激烈危机四伏的坦湖之中得一方安宁之地。正如鱼标本兄在细说三湖系列卷贝一章所说,“卷贝,既是名词又是动词,在静动之间爱好者可随意转换任意解读。一个简单的卷字,语境深邃,勾勒出种种意境,引人畅想”。若细论起来,卷贝们是否也具备“使用工具”的智慧?而螺壳便是它们的工具,它们正是机智地“卷”了螺壳,从而使自己也有了坚不可摧的防御及住所?

短鲷混养灯鱼_帝王灯和短鲷混养_短鲷灯鱼混养

在坦湖之中,卷贝无疑是弱者,但是拥有了螺壳,它们便也可以在六间、珍珠虎等捕食者环绕的湖底繁衍生息。而斑马贝、九间贝更是进化出了群居、互助、共同御敌这种狼群、狮群般的群体意识,这无疑是大自然的杰作。

如今,在帝都的我,日日加班,又刚刚背负起房贷的压力。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坐在鱼缸前看着那一个个的小精灵游出庇护它们的螺壳,在缸前摇头晃尾地乞食,于我来说这也是一番享受。在感谢它们信任的同时,也感谢大自然的造物和恩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