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短鲷高手解答!关于帆!

  • A+
所属分类:鲷鱼杂谈

红帆短鲷隶属红珍珠属系(The pertensis-lineage),为红珍珠家族(A.pertensis-group)中的印帝安支系(A.iniridae-complex)成员,为已被正式定义的独立品种。在红帆短鲷的原生地,通常会发现它们与伊丽莎白短鲷(A.elizabethae)、红珍珠短鲷(A.pertensis)、美克宁短鲷(A.meinkeni)、裴莉短鲷(A.brevis)、白兰特短鲷(A.breitbiden)以及双缨丽鱼属的燕尾棋盘鲷(D.filamentosus)混居生活在一起,还包括非短鲷类的大型鲶鱼、加拉辛脂鲤和锵鱼。虽然红帆短鲷相对更喜欢流速略快的水域,但贴近河道岸边的狭长浅滩依然是它们喜欢的氛围。通常可以看见红帆短鲷在光滑的岩石表面寻找一切可以食用的营养来源,它们将身体的头部向下倾斜,保持20-25度角度,耐心和细致地搜索食物来源。其中许多都是根据红帆的外形特征或者习性特征而命名,例如“Bl-ood - throat Apistogramma”,在中文翻译中被译为“具有红色喉部的隐带丽鱼”,指代红帆红色腮斑的典型特征;而“Rock Apistogramma”则翻译为“磐石隐带丽鱼”,暗喻红帆喜好生活于岩石缝隙的生活习性。

关于最早就红帆短鲷的命名作出杰出贡献的学者,我们必须记住斯切梅特坎普(Schmettkamp),他在1979年介绍过一种命名为“sail-fin”Api-stogramma的短鲷品种,也就是后期的红帆短鲷,因为“sail-fin”Apistogramma这个名称是首次对红帆短鲷进行相对科学的命名,其意义重大是不可估量的。而在罗默教授的研究中,红帆短鲷被认为与来自委内瑞拉奥利诺科河(Rio Orinoco)上游流域普厄托.阿亚库乔(Pueto Ayacucho)的四线短鲷存在近亲关系。德国学者经常会用Rotkeil Apistogramma或Segelflossen Apistogramma来标名红帆短鲷,理论上Rotkeil Apistogramma和Segelflossen Apistogramma均为A.Uaupesi,其中,斯切梅特坎普(Schmettkamp)在1978年介绍了Segelflossen及Sailfin的资料, “Sail fin”表示“帆鳍”,以Segelflossen Apistogramma命名的红帆短鲷均来自委内瑞拉境内的奥利诺科河(Rio Orinoco)中上游或哥伦比亚境内,以背鳍高耸而着名,判断也许是所有红帆短鲷流域种中具有最高背帆的个体。

`同时,麦克.米勒(Michael Miller)认为Segelflossen Apistogramma的尾鳍纹路比之A.Uaupesi更加显着且清晰,因此,它们也被冠为学名为:Apistogramma sp.Segelflossen。而科斯洛斯基则在1980年介绍了Rotkeil及Red-wedge这两种形式颜色的表现类型, “Red-wedge”指为“红色楔形”,“wedge”在几何数学里它有楔形的意思,应用在红帆短鲷身上应该是指代“红色的鳍”之意,Rotkeil则表示具有更加鲜艳颜色的红帆短鲷,科斯洛斯基将它们定义为最早发现红帆短鲷的巴西尼格罗河(Rio Negro)上游所采集到的红帆短鲷,俗称“血帆”,经伊帆查证,产于巴西尼格罗河上游圣.盖布瑞尔(Sao Gabire)一带的红帆短鲷,在诸多短鲷采集供应商的学名清单上,的确采用了“A.Uaupesi Rotkeil”而非 “A.Uaupesi”。而麦克.怀斯就此亦作过相关补充:他认为Rotkeil是一种色彩形态的变化,并不局限于红色、黄色、橙色或者灰色。但根据斯切梅特坎普(Schmettkamp)的论点白帆短鲷,被称为“血帆”的Rotkeil Apistogra-mma无法与Segelflossen Apistogramma完成繁殖。他在实验中初期采用了Rotkeil的雄鱼与Segelflossen的雌鱼进行配对,无法获得进展。

随后他换用了Rotkeil的雌鱼,次日即看见了繁殖成果。伊帆对此颇感兴趣,有计划在大米鲷庐的支持下也尝试这一实验课题。涉及另一种红帆近似种“A. sp. Blutkehl”白帆短鲷,俗称“帝王红帆”或“血喉”的品种,则大多来自哥伦比亚境内的奥利诺科河(Rio Orinoco)中游,例如哥伦比亚东部边境城市普依托.因利达(Pueto Inrida)附近水域,亦包括委内瑞拉境内的奥塔纳河(Rio Autana)、阿塔帕波河(Rio Atapapo)等。早期经波格塔(Bogota)与其他南美水系观赏鱼混合输出,例如印帝安短鲷(A.inridae)和燕尾棋盘短鲷(Dircrossus filamento-sus)。帝王红帆短鲷同样栖息于极软水质的环境中,经测其原生地总硬度低于1DH,导电度达到5-10us之间,水色清澈透明。最早发表帝王红帆的是斯切梅特坎普(Schmettkamp),但他对这种短鲷的命名显得非常浅薄,没有具体含义的说明。帝王红帆短鲷由于其极具特色的红色喉部斑纹而着名,而且在其夸示状态下,其喉部血斑会愈加明显,血色表现非常强烈,其他特征与红帆短鲷无异,同样形体修长且背鳍如帆。只是在尾鳍形状的个体表现下,竖琴状尾鳍并非其专利,圆尾型的帝王红帆虽然罕见,但的确存在采集报道。

许多鱼类学者怀疑帝王红帆与印帝安短鲷存在近血关系,尤其是斯特克(Staek)在2003年的短鲷学着中有所提示,但这并不表明就是真理。帝王红帆的确与印帝安短鲷生存于同一地理领域,但帝王红帆的“血喉”特征在印帝安短鲷身上并无发现记录,但印帝安短鲷位于身体后部侧线以下的暗色战斗斑却会在帝王红帆的身上体现。究竟两者是否具有较近血缘,还需待进一步考证。但在斯切梅特坎普(Schmettkamp)的论点里,帝王红帆与印帝安短鲷的雌鱼之间是难以区分的,成年的帝王红帆雌鱼其尾鳍会略呈近圆形分叶状,末端接近平滑,而印帝安短鲷雌鱼则为鳍丝放射状的圆形尾鳍。血帆短鲷(A.Rotkeil Uaupesi)的雌鱼与帝王红帆短鲷雌鱼之间的区别则相对更难,但在繁殖及护仔状态下,血帆短鲷的雌鱼会展现出橘红色的婚妆,而帝王红短鲷雌鱼却仅限于黄色。因此可以判决帝王红帆与红帆是不同的两个物种。但在国际短鲷贸易流通中,由于帝王红帆的“血喉”特征会出现在某些流域型的红帆身上,因此有时也会将面部带有红颊腮斑的个体同样称呼为“帝王红帆”,据其究竟,建议还是应该依照更具权威的“英文学名”为主要辨识参考。另一种同样被归在红帆短鲷范围内的近似个体学名为“Apistogramma sp.Putzer”。

RIBEN学者将它们称为Apistogramma “Sao Gabriel”,它们通常集中在尼格罗水系的圣盖布瑞尔一带,科斯洛斯基(Koslowski)在2000年将这个品种从其他红帆近似种中单独列举出来,观察其区别在于其背鳍地第一根鳍刺独立地与背鳍后部分裂开来,不同于A.Uaupesi连接成线的背帆特征。而最新于尼格罗水系发现的接近红帆短鲷的个体被称为Apistogramma sp.“Icana”,它们被采集于尼格罗上游的伊卡娜河(Rio Icana)它们的尾鳍不似红帆短鲷那样呈现为竖琴状,而是呈现末端尖锐的铲状,部分雄鱼甚至会在臀鳍基部出现不同的颜色(例如红色)。红帆短鲷的人工饲养及繁殖随着短鲷饲养的逐年进步,不再是高深莫测的艰难课题。但对于初养者来说,红帆短鲷依然会让他们饶有兴趣地接受这一“挑战”。自卫能力超强的红帆短鲷所需饲养空间几乎为A属之最,在许多国外的高端玩家眼中,往往被忽略的“社会行为”却成为了他们极富吸引的焦点,因此采用一米甚至一米五的大型水槽以形成四至六只雄鱼的势力范围,以保持与雌鱼之间的数量配比,可以观察到红帆短鲷丰富多彩的社会行为和肢体语言。当然,小型的缸如逐对饲养亦无不可,但如此很容易导致种鱼受到彼此伤害,因为红帆的行为并不局限在雄鱼身上,个体较小的雌鱼同样桀骜不驯,因此在较小的水体环境中,经常容易发生雄鱼追打雌鱼至死的痛苦结局,即使我们设置再多的隐蔽环境也无济于事,红帆的领域观念和侵略意识在A属短鲷中几乎无人出其右者,因此,大缸饲养红帆,伊帆认为是必要也是必须的,侥幸的心理是对生命不负责任的态度。

底砂的选择可以效仿伊丽莎白短鲷,白色无水质影响的石英砂依然是首选,但由于白色不利于短鲷的观赏,除非是从生物研究的角度出发,否则我们会考虑建议使用ADA或者陶瓷砂。底砂之上最好能够铺设几块花岗岩材质的造景石,布景时候需要形成环绕状的岩石群落,并放入数片榄仁叶或橡树叶以营造出近可能逼真的仿生环境,国外甚至会有玩家在水槽中放入小型加拉辛脂鱼来刺激红帆产生安定感,这在仿生学上名为“群落复制”。水质方面建议将PH值维持在5.5左右,导电度则控制在100us/cm以下,饲养水温23-29度,繁殖水温27度为宜。通常由雌鱼将雄鱼诱向产卵巢穴中,它们会将身体的一侧尽可能地靠近雄鱼,背鳍呈折叠状,热烈摆动它们的头步,偶尔还会左右摇摆其尾鳍,雄鱼则会夸示其背鳍以展现绚丽的身姿,并辅以突然加速的短距离冲刺和身体侧部的猛烈拉伸,反复多次以刺激雌鱼发情产卵,但这里需要注意,雌鱼若始终呈现发情状态却不产卵,雄鱼会逐渐失去耐心,容易导致损失雌鱼,因此在缸体略小的水槽中应加强对繁殖的观察,及时调整,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雌鱼一次产卵量估约60至80颗,在短鲷中算是中产户,雌鱼会主动担负起“妈妈保姆”的角色,并会用鳍驱赶雄鱼,此时饲主可小心地将雄鱼取出隔离另养,以防恶性事件再次发生。

抚育期的雌鱼,体色会转变为柠檬黄色,由于红珍珠家族的雌鱼外表极为相似,必须保证雌性种鱼为确切的红帆雌鱼,否则繁殖产卵自然是异想天开。幼鱼生长迅速,六个月内体长可达8cm,并进入成熟期。这里有两组关于A. sp. Blutkehl帝王红帆的繁殖记录可供参考,帝王红帆雄鱼在人工水槽中同样会占据相当大的势力范围,罗默博士的建议是至少将养殖缸尺寸控制在80cm以上。斯切梅特坎普(Schmettkamp)曾经尝试繁殖野生帝王红帆,但很遗憾地失败了,他的繁殖用水指标为硬度1dh,PH值5.5,雌鱼出现了正常的排卵现象,但鱼卵却始终无法孵化。之后将繁殖用水调整到硬度3dh,PH值6.5,经过反复观察,雌鱼排卵依旧正常,而且是反复多次,但鱼卵却依旧无法孵化。这里有两个判断原因:一是雄鱼的授精;二是受精卵的孵化环境。前者基本可以排除,因为有六条雄鱼分别被应用于这个实验中,实际上的答案是帝王红帆的繁殖用水应该需要更软化的水质,才可有挑战繁殖成功的希望。如果从整个育雏期饲养到成年阶段,会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去发现和描述红帆短鲷的变色过程,它们从没有任何颜色的“灰棕色小老鼠”发展到带有金属兰色的个体,并且夸示出其高耸的背帆特征、鳃血斑甚至红色尾鳍,让饲主领略“丑小鸭”变为“白天鹅”的美妙生命历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